全站搜尋 Search
心情故事 News
News
廣島
2014-10-27
1057

高一下學期,期末考前的某個中午,當我正猶豫該用歷史還是國文講議配午餐時,茱蒂來我們班找我:「嘿,出來一下!」
茱蒂是國中時在補習班認識的,後來一起考上同一間高中。因為她家在中壢,平常在重慶南路附近租房子,所以我們放學總是一起沿著重慶南路遊蕩。直到她交男朋友──小紀,他和茱蒂在某次聯誼中認識,就是所謂「對等男校」的學生。兩個人在一起後,茱蒂一頭栽入兩人的小世界,直到那個夏天的正午。


「終於想起我啦?有異性沒人性!」想到她整學期從我世界裡蒸發,忍不住酸溜溜地抱怨。
「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妳……」
「吵架啦?」不管茱莉一臉嚴肅,我臉上寫著「事不關己不勞心」。

茱蒂搖搖頭,接著小小聲,但一字一句,很清楚、清楚到我至今想到,依然背脊發涼:「我懷孕了。」

感覺所有空氣瞬間凝結,夏天的正午,時空瞬間停滯、壓縮,我感覺自己沒有辦法呼吸、大腦無法運轉。我只記得,接下來是長長、恐懼的沉默──她的、我的,恐懼。「小生命」對16歲的我們而言太陌生,特別是一路只顧把書讀好的我,簡直像外星人突然出現在地球一樣,是完全在邏輯之外、和思考斷層、理性脫節。

小紀知情之後馬上要求分手,或許是年輕的倔強,心高氣傲的茱蒂痛徹心扉卻也不相留。從此把自己推向孤獨與放逐,茱蒂的世界像隔了一層膜,冷熱、痛癢、喜怒都無法滲透的膜。茱蒂的爸媽來台北,茱蒂媽媽在導師面前泣不成聲;茱蒂爸爸則是當著導師的面直接賞茱蒂一巴掌。無論如何,茱蒂的臉上都沒有表情,像是一隻布娃娃,被摔在地上的。

在父母的堅持下,茱蒂回中壢動手術,把孩子拿掉。

回台北之後,茱蒂的生活有如失速的車子。曠課、完全不唸書、男友一個接一個換;聽聞小紀在他們學校極力撇清和自己的關係,茱蒂變本加厲,幾乎到了放浪形骸的地步。兩校之間的圈子很小,風評被傳得很難聽,茱蒂漸漸被環境孤立──一方面同學對她敬而遠之,另一方面誰也進不了她的內心。

日子在報告、社團、聯考中,鬧轟轟地過去了。茱蒂憑著聰明,用一個月的時間把荒廢三年的課業補起來,考到老牌一流私立大學的會計系;我則和大多數的同學一樣,考到第一學府。

青春就這麼悄悄走過,當我問起茱蒂是否已能坦然面對這傷口,她想了一下問我:「妳有看過黑白電影〈廣島之戀〉嗎?」
「嗯。」
「就像女主角說的,記憶如同被原子彈轟炸過,吋草不生之外,有好大好大、無法填補的黑洞。」她捻熄煙蒂,像是那一年夏天,小小聲、但一字一句很清楚地說。

如同打中那年夏天以後,同樣存在我心的黑洞,我仍聽得背脊發涼,就像很久很久以前,那個期考前的夏天。

未 成 年 懷 孕 求 助 站
0800-25-0785
每週一到週五 AM9:00-PM6:00
主辦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
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
事業基金會
承辦 公益彩券回饋金補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