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級大小:

A-
A
A+
:::
標題底線 最新消息icon
最新消息
最新消息

2019-02-15 |

瀏覽人次圖示

624

終止兒虐悲歌,從完善嬰幼兒照護體系開始

最新消息標題底線
終止兒虐悲歌,從完善嬰幼兒照護體系開始

甘獻基19 Jan, 2019

日前新聞報導臺南市女童遭虐致死案,加上月初披露的新北市托嬰中心托育人員虐待幼兒、蘆洲父親因細故對小孩妻子施暴等新聞,這些涉及嬰幼兒的悲劇,總是牽動社會大眾的敏感神經,對有小孩的家長來說,更是感同身受。 逝者已矣,我們祈願被害人安息,其家屬也能從悲傷中儘快復原。
從社會工作專業以及社會政策研究的角度來說,集體或是個人私刑暴力的方式私了,都無益預防悲劇再度發生。亡羊補牢,為時未晚,對施加暴力者採修法處以重罰,僅屬後端公共制裁治標的手段,政府與民間的通力合作,以降低各種人倫悲劇發生的可能,才是未來治本的修補藥方。 危機總是轉機,我們的立法及社政單位,不妨趁此民氣可用的機會,一起檢視目前社會安全網是否完善,又有哪些(小)地方留待修補,在連日來的數起兒虐案中,真正提出具體改善的措施。 悲劇,往往是不同社會風險累加的結果 學理上來說,生育小孩也是一種風險。
生育小孩會增加家庭的經濟負擔,若父母沒有足夠的金錢儲蓄,或因學歷因素而缺乏工作機會、工作時數,甚至因身障因素降低工作能力,或即便有工作但報酬甚低;一旦如此,這樣的家庭很容易陷入經濟安全不足的風險之中。如果再加上生父母的家庭關係不穩、家庭支持體系不足,或如因離婚喪偶而成單親家庭,將有極高的機會成為高風險家庭。

以托嬰中心托育人員虐待幼兒案來說,家中如果養育2歲以下的嬰幼兒,尿布奶瓶等基本開銷、托嬰中心或保姆的收費,加上工作接送小孩的必要交通費用累積下來,幾乎等於一份基本薪資的收入。而由公共財政支持的公托目前仍然容量不足,大多在職家長得將嬰幼兒送私托或交保姆托育,相減權衡之後,不少媽媽乾脆辭去工作自己在家帶小孩最省錢。 這也不表示經營私托就是賺錢的生意。由於托嬰中心有師生比上限,收費訂得太高會影響家長送小孩來的意願,收費收的太低又可能無法反映成本。尤其托嬰中心大多位於住宅區與金融商業區的交界地段,房租大多不菲,扣完人事與耗材成本後,當然聘僱不起更多托育人員輪替,只求符合法規最低要求就好。換句話說,私托照護人員長期高工時工作後,耐心大減、對小孩惡言相向,也不難想像。 再以臺南女童遭虐致死案來說,從新聞報導中的資訊解讀,生母因未成年所以移送少年法庭。而未滿18歲就有一個快2歲的小孩,也就是說生母15歲國中畢業後就懷孕,換言之,當別的同齡女孩還在青澀的少女時期時,她已經生了小孩,這時有無辦法繼續求學或是否有能力找得到工作機會都是大問號。而小孩的生母與生父分居,生母得和其他家人一起照顧小孩(因資訊有限,僅屬推測),綜合目前媒體上已揭露的資訊來看,該家庭組成已屬典型的高風險家庭了。加強嬰幼兒及母親照護系統減少風險 標定出風險所在之處後,降低風險發生的機率,或是盡可能將風險分散,即為要務。

以全國3歲以下托嬰中心容量不足來說,提供協助的政策包含以下4點:
鼓勵大企業自建或與其他企業合作共同成立私立托嬰中心、幼稚園,或是在科學園區、商業園區中鼓勵成立托嬰中心、幼稚園。企業因此增加的支出給予列計成本、甚至予以減稅優惠。
鼓勵私人在高密度工作人口集結地區(住宅區、科學園區、商辦密集區)興辦托嬰中心、幼稚園,由政府出面提供園區土地或是公共產權的建物(公辦民營或是最近推行的準公共化托兒所)。
或是在熱點地區給予減租、減稅、電費折扣優惠,降低私托的營運費用,從而鼓勵降低托嬰托兒的費用,讓家長在工作與照顧嬰幼兒之間取得平衡。 政府目前也在努力增加公共托兒中心、幼稚園的容量,如果善用因為少子化而閒置的小學校舍教室改裝成公立托兒中心、公立幼稚園,應該可以改善偏遠地區托嬰托兒容量不足的窘境。
最後,上述的托嬰中心或幼稚園,特別是公托公幼、準公托公幼,因配合家長們的工作條件,提前或延後托嬰托兒的時間,這會增加人事成本,但如果政府能酌予補助或是用減稅鼓勵措施,應能改善家長們兼顧工作與養育小孩蠟燭兩頭燒的困境。

同樣的,養育嬰幼兒的父母們也應該成為公共資源關注的對象,可以考慮改進的項目至少有以下3點:
對有工作的婦女來說,考慮在《公務人員服務法》及《勞動基準法》增加產前產後休假的天數,特別是增訂胎次增加條款,如懷雙胞胎或懷孕第二胎以上者加給休息天數。讓媽媽們能既獲得休息也還能保住工作,不用擔心因生育小孩而面臨失業的困境,從而不會讓家庭減少經濟來源。
政府也應該政策性的鼓勵倡導友善孕婦的職場文化,讓企業界落實產假、育嬰假等友善孕婦的政策。實際面來說,如透過政府補助勞保給付,讓員工請育嬰假的同時,雇主可以將人事成本轉去僱用其他人力,或可降低職場人力吃緊的狀況,或是減少缺席職員工作量轉嫁到其餘職員身上而導致的職場嫌隙、甚至歧視的職場現實。
增加6歲以下學齡前兒童的育兒補助金額,及盡量放寬領取門檻,才能真正達到補助因為照護小孩而減少的工作收入,從而減輕父母因迎接新生兒而增加的經濟負擔。

未婚尤其未成年少女懷孕時,學校輔導老師、醫院或政府的社工師應盡可能即早將其列入通報追蹤關懷對象,安排地區的衛生所或醫院護理人員到家訪視,提供產前產後的護理與育嬰需求。必要時,應協助聯繫家族親屬的支持、整合官方資源,協助申請補助、安排托嬰中心等,讓未成年的小媽媽在學業、求職以及照顧小孩之間能取得平衡。 以上這些建議內容不少是老調重彈,學者先進們早已呼籲多時,也是不少醫政、社政、教育界前輩們正在努力的項目。但普遍來說,各界的感想往往是心有餘而力不足——人力不足、資金不足、設備皆不足。

做與不做,一念之間 但是,做與不做也只是一念之間。 相較其他政府部門,如交通部造橋鋪路、國防部造軍艦、文化部蓋大型藝文中心等看得見的硬體設施裝備,社會工作(目前大多是衛福部主掌業務)如果做得好,就是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」,難收有感施政之效。畢竟,即便社區中沒有受虐兒、沒有家暴婦女是理想上的狀態,但卻使得新聞社會版面了無生趣。也正因為這樣的特性,讓社會領域的政策很容易被輕忽、忘記,或是變成選舉支票,選舉結束自動跳票,社工師彷彿只有在重大社會新聞事件時,才如被「召喚」的神奇寶貝般,躍上報紙頭條版面。 這是不對的。

如最近政府在育兒政策上加強資源,日前才公布,去(107年)年稅收預見賸餘上看300億元,這數字對社會政策議題來說實在不算少,蔡英文總統與行政院陸續表達要將資金挹注在弱勢議題上的想法,這是我們樂見的發展方向。也期盼立法院在修法重懲施暴者之餘,能多廣納社會領域的政策建議,修法協助、鼓勵、支持建立整套嬰幼兒照護體系所需的官方與民間力量,而非僅在憾事發生後,再來期待司法給予嚴懲,緩不濟急。讓社會新聞版面「無趣」,應該是我們要一起努力的目標。

新聞出處 : https://opinion.udn.com/opinion/story/12638/3602470
內文底線

回上一頁

返回最新消息列表